飯否里的王興:揭秘一個寡言創業者的隱秘內心世界

摘要:接近王興的美團內部人士表示,相對公司長遠發展,王興對股價的波動并沒有那么看重,即便是現在市值一路上揚,他也依然希望保持低調。

15555555555555555555

作者 | 相欣    

出品|深網·騰訊小滿工作室

飯否就像一個樹洞,是美團創始人王興的自留地。這里有一句被廣為傳播的自述,“如果我一整天都沒看到、想到、或做過什么值得在飯否上說的事,那這一天就太渾渾噩噩了。”

在媒體和公眾面前,王興少言寡語。但在飯否上,我們看到了他的鮮活一面:頻繁發言,思維活躍,涉獵廣泛。對王興頗感興趣的人們按圖索驥,希望能在這里找到一點有關他內心世界的蛛絲馬跡。

2007年飯否成立,這是王興繼校內網之后的第二次創業,曾被王興和他的團隊給予無限期望。這里寄存了年輕時王興對技術和產品的執著,也延續著那個年代的情懷。

張小龍曾形容“微博是個穿衣服的地方,飯否是個脫衣服的地方”。在飯否上,王興更貼近真實的自己,既記錄生活瑣事,比如他會關注Chanel花呢和DVF裹身裙;也有行業洞察和思考,“一流企業定義一個行業,超一流企業定義一個時代。”“你知道那家電商為了刷 GMV 有多夸張嗎?賣黃金!而且還是 B2B !”

這個半私密的社交網絡里,王興好奇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從音樂、建筑、小說、電影、體育,到詩歌、造字、歷史、人文、大公司。

比如他會提到《布達佩斯大飯店》這部電影的可貴,也會好奇韓國最大互聯網公司Naver究竟市值幾何,又或是挖掘IBM在1924年更改的“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國際商用機器)”名字里蘊含著“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層意思。

王興也偶爾俏皮的調侃兩句,說“護城河”的概念本來就是為“守財奴”發明的,又或是中文創業圈動不動就用的“極致”對應的英文是什么,用“一鳴驚人,一笑傾城”把抖音張一鳴和快手程一笑聯系起來;他也有文藝的一面,形容“世界像一條受傷了的尺蠖,仍在一拱一拱前行”,又或是發上一篇中國現代詩人流沙河經典的作品《理想》,對詩句“理想既是一種獲得,又是一種犧牲”表以感嘆。

有時候,王興會因為發表的狀態被公關團隊找過來。一次,王興在飯否說“我曾經以為我永遠不可能得抑郁癥”,隨后被外界誤讀得了抑郁癥。很快這條動態就被刪掉,王興不得不重新發文解釋 “我并沒有任何得抑郁癥的跡象,我只是對這事產生了一點點好奇。”

王興的飯否到底有多受歡迎?前不久,飯否關閉了用戶注冊,外面的人沒辦法再看到更新。后來,干脆有人做了個微信小程序,專門給王興的飯否做更新提醒。

王興說自己是典型的“INTP型人格”,喜歡看全貌。在心理學理論中,INTP屬于學者、思想家、科學家型人格,他們沉默、自主、思維敏捷、洞察力強,喜歡理論上或科學方面的追求,喜愛用邏輯和分析解決問題,喜歡提出新的見解和主張,并經常提出尖銳的問題,向他人及自己挑戰以發現新的合乎邏輯的方法。

充滿好奇心的探索者

1997年,剛剛進入清華校門的王興在一次迎接新生的同鄉聚會中向學長們提了個問題,“你們覺得人生的意義是什么?”在場的同學多少都有些驚訝,他們沒想到王興會提出這么深刻和嚴肅的問題。

包括“創業是為了什么”,他不習慣給出確定性答案,認為“很多問題沒有終極答案,這是一個探索的過程。”

王興喜歡探索萬物,未知的東西對他極具吸引力。他喜歡發問,比如“摩爾定律并不準確,但的確是極有洞見的信息革命的底層規律。前幾次科技革命時有人提出類似的底層洞察嗎?”又或是,“為什么沒有「市場主義」這個詞?是因為「市場」這個概念不夠重要還是因為太過基礎而重要了?”

這種探索欲在美團對于新業務的嘗試和進擊中可以看出一二:從最初的團購到外賣,再到后來的在線旅游、生鮮電商、出行、B端業務,王興帶領美團圍繞著本地生活服務豐富著整個場景。

與王興接觸過的美團員工表示,王興思想維度很高,負責公司的整體戰略,在細節方面則有其他高管分別來主抓。

2018年9月20日,美團在港交所正式上市。身著黑色西裝和深藍色領帶,王興與他的團隊迎來八年創業生涯中的最重要里程碑。

在敲鐘現場,王興感謝了3.4億用戶,感謝了470萬全國各地合作商戶,感謝了近60萬的小哥騎手,感謝了全公司5萬多員工及曾經付出的老員工,感謝了曾經的投資人以及今天及往后的投資人。最后感謝喬布斯,“如果沒有蘋果,如果沒有移動互聯網就沒有今天”。

上市那天前后,他在飯否上連續更新了幾條狀態:

“建設比見證更重要。”

“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接受自己同時也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

“我不祝你一帆風順,我祝你乘風破浪。”

至于其他,王興沒有說更多。顯然,在他心里上市不是終點,相比外界濃墨重彩的記錄,公司里非常安靜,只有辦公區域里增加了“長期有耐心”的海報,郵箱里多了一封來自王興關于上市的全員郵件:更大責任,更多耐心。

探索邊界和長成大平臺的同時,美團也不可避免地要去面臨不斷升級的競爭對手。就拿外賣來說,從美團成立至今,外賣市場已經進化出一個以新零售為核心的全新格局。

尤其是最近兩年,如果說此前是美團與餓了么的一對一決戰,那么在阿里重組餓了么與口碑后,美團需要面對的則阿里圍繞本地生活各個業務條線的協同作戰。

王興也在飯否里聊過阿里,說“像阿里巴巴這樣的獨角獸企業,和說這種話的人得換一種聊法。”“一堆人質疑拼多多卻不質疑淘寶(是如何起家的),這已經說明我們這個社會是多么健忘”。王興骨子里有股傲氣,面對阿里這個早期投資人,也并不避諱評價“從戰斗力來說,阿里非常強,但如果他們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線一點,我會更尊敬他們。”

不過,與其他善于利用社交媒體為公司和產品“拉票”的企業家不同,像這樣談及公司業務的狀態很是少見,飯否更像他的生活“后花園”,更多是表達思考和內心。

美團上線9周年的時候,王興還發了一條狀態:“不知不覺中,美團上線已經9年了。最近一年重新理解、更加理解「要做有積累的事」了。Eat Better,Live Better這個使命很難,但是值得長期努力。”

關于堅持,他還在飯否上記錄下:“「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通常用來指不要期望值過高,希望一下子跨越式發展,但這句話可以有另一個意思,每代人得把自己這代人該干的事干了,別往后拖,不然就像爬一條底部已經點燃了的繩梯,爬慢了很危險…”

王興說,既要善于堅持,也要敢于勝利。回顧過去的種種,王興在2011年接受中企采訪時曾說“從2003年圣誕節回國,創業至今已過去了近八年的時間,這八年變化了很多,但我身上依然有很多東西是不變的,我依然熱愛生活,依然充滿激情,我還是我,在某些方面,甚至和高中時代的王興沒什么兩樣。”

思考者

在互聯網創業的圈子里,王興絕對算得上是一位老兵。他對社交有一種深深的執念,堅信“人際關系、社交網絡是信息傳播的基礎架構,從根本上改變信息流動,它也會改變互聯網方方面面的應用”。創辦美團亦是如此。

早在就讀于清華大學期間,王興就表現出對創業的極大興趣,當時他加入清華科技創業者協會,并成為這個社團的活躍分子。在拿到全額獎學金之后,王興赴美攻讀碩士。

在外求學時,王興感受到了社交網站在美國的興起。時間倒回到2002年,全球第一個社交網站Friendster成立;隨后一年MySpace成立,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世界上最火的社交網站之一。那時候,社交網站正占據風口乘風而上,享受著眾人矚目和創業者的膜拜。2003年冬天,看到機會的王興毅然決然地放棄了美國的學業踏上回國之路,準備迎接他的第一段創業生涯。

這也是屬于王興的第一個風口。2004年,王興在清華大學旁邊的海豐園租下一套130平方米的房間,這里成為他創業的起點。當時,王興找到他的大學舍友王慧文和中學同學賴斌,共同加入社交網站的創業計劃。一年后,著名的中國社交網站校內網上線。

王興和他的創業伙伴很幸運,剛上線不久的校內網經歷過多輪推廣后,便在2006年迎來了用戶暴增,一時間用戶數突破百萬。可惜的是,因為缺乏資金增加服務器和帶寬,加上國內同行對社交領域的趨之若鶩,王興不得不接受千橡互動CEO陳一舟的收購要約,隨后校內網也改名為人人網。離開王興的人人網最終在2011年得以上市。

憑借校內網挖到“第一桶金”之后,王興的社交之心并未燃滅,他再次把所有精力投入到飯否網的準備中。彼時,飯否是國內第一家提供微型博客服務的網站,與Twitter類似,同時也被認作是中國微博的“鼻祖”。

2007年,飯否網一經上線就得到年輕網絡用戶的追捧。

這段創業故事結束后,再次創業的征途中,王興依然選擇從社交出發,要做與“social相關的事情“。飯否停掉后,他們想社交還能和哪些方面結合。“后就想social怎么和商務結合。這時候再看Groupon就能理解,為什么這個東西是有用的。”

Groupon創造的高利潤神話深深吸引著中國互聯網創業者,王興則是團購入局者中最早的一批人。過往的經歷,塑造了美團和今天的王興,正如他的一條飯否所說:“當提到think long term時,多數人默認指向未來,其實過去也值得看。”

對比過往的幾次創業經歷,美團是一個明顯分界點。在美團之前,王興做的都是純互聯網產品,更像是一個極客或者產品經理。而在美團之后,王興邁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開始用更宏觀的眼光看待商業問題,以及更多地思考商業本質。

比如他首先提出“互聯網下半場”概念;談到數字經濟時,稱“過去二十年,需求側的數字化逐漸完成了,但是在供給側的數字化才剛剛開始”。

紅杉資本沈南鵬毫不吝嗇對王興的高度評價,稱“王興是將思辨精神運用到企業管理之中最好的企業家之一,這或許是美團不斷越過山丘,獲得更大成功的原因。”

飯否里的王興對歷史和地緣政治有著格外強烈的興趣,比如他會關注:

“二戰之后,全世界獨立國家的數量是在持續增加的,光1990年之后因為蘇聯和南斯拉夫解體等原因就增加了三十幾個,現在總數大約200。”

“左宗棠為了平叛收復新疆而通過胡雪巖向匯豐和渣打銀行借錢,讀到這個故事真是讓人感觸萬千。”

“名字里都是歷史。印度尼西亞這片地方原本不叫這名字,歐洲殖民者來了之后,掌控印度的英國人想叫她印度群島(印度尼西亞 Indonesia 的詞源是希臘語里的印度群島),荷蘭人想叫她馬來群島。很顯然,英國人贏了。”

創業維艱,未來更是無法預知。但通過研究歷史從過去推演未來,對過往進行復盤思考,或許可以幫助創業者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相對正確的抉擇。

2019年,在港股行情并不盡如人意的時候,美團股價整體上卻整體一路走高。在經歷了股價最低時的40.25港元,美團在7月2日重回發行價,如今總市值達到近6000港元。

與此同時,王興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2019年開始,美團對于網約車的投入方式從自營轉為做平臺,這在很大程度上幫助美團在新業務方面減少了經營性虧損,摩拜的國際化業務也被優化掉。

在此之前,美團對于出行的決心在上海和滴滴的角逐中是可以窺見一斑的。王興的決定原因既簡單又直接,就是要把精力和財力聚焦在對核心業務具有長期競爭力的業務上,新業務投入一定要更加審慎。

直接的結果是,美團新業務及其他分部在今年第二季度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25億元增長85.1%至46億元,整體毛利實現4.2億,首次從負值轉為正值。

接近王興的美團內部人士表示,相對公司長遠發展,王興對股價的波動并沒有那么看重,即便是現在市值一路上揚,他也依然希望保持低調。

王興曾為自己定下了一個宏偉目標。2015年的一次內部會議中,他提到美團完全有機會成為一家超過1000億美金市值的公司,現如今看王興和美團距離這個目標越來越近了。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www.gvcpai.icu)原創作品,作者: 品途人物,責編:邢通。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原文出處: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嘍,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確。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確定
黑红梅方怎么压能赢 121期博彩金雕 000659股票行情 3d什么叫对应码 pk10走势图计算 幸运28挂机不死模式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好彩1开奖结果查询 11远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腾讯三分彩稳定计划 甘肃快三玩法说明 炒股票能赚钱吗 如何判断股票涨跌 黑龙江体彩11选5推荐号 2013年股票行情 浙江20选5走势图 陕西11选5走势图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