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時間知道——2019年12月商業評論

摘要:有分析認為,實體零售做線上主要有四大痛點:缺乏人才;物流配送跟不上,體驗不佳;投入產出不成比率,燒錢難以維系;無外援,資本也不看好,內無強力支持,外無資本支持的實體零售做電商可謂舉步維艱。

與往年不同的是,雖值年尾,市場競爭劇烈程度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各方或加緊布局或重調戰略,究其原因就是生怕自己慢半半拍進而失去和時代打招呼的機會,縱論一個企業的核心力量,創始人或領導者的決策與智慧不經意間會起到決定性作用。

領導者的姿態

就在2019年12月,現年75歲的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正式卸任。聯想控股成立于1984年,是由中國科學院計算所投資20萬元人民幣,柳傳志等11名科研人員創立的一家在信息產業內多元化發展的大型企業集團。

如今,不管互聯網還是智能制造亦或是創業投資領域,聯想系更是以其獨樹一幟的風格而存在。從某些方面看,柳傳志不僅是創始者更是聯想的精神領袖,多次退居二線,又多次在危機時刻挺身而出。

從關于“貿工技”還是“技工貿”的討論,到后來聯想的國際化進程,再到回歸國內市場,柳傳志給了聯想更多的圖騰式向導。

聯想收購IBM的個人電腦業務開始全球化戰略,當年12月8日,聯想宣布以6.5億美元現金、6億美元的公司股票收購IBM在全球的個人計算機業務,此外還將IBM個人計算機的5億美元的債務轉到自己名下。聯想在一夜間成為世界第三大個人計算機廠商,擁有至少130億美元的年銷售收入和7.6%的全球個人計算機市場占有率。

毫無疑問的是,柳傳志是中國企業界的教父級人物,更是中關村創業的典型代表和偶像。馬云曾表示:“中國有柳傳志,柳傳志和聯想不亞于世界上任何一個了不起的企業家或任何企業家的教父,他就是中國企業界的財富。”王健林也說過:“為有柳傳志這樣的兄長和朋友而感到驕傲。”雷軍稱贊道:“在每一個中關村人的心里,柳傳志都是中關村的教父”。

有報道說,在去年小米上市之際,在接受央視財經采訪被問及“你心目中有沒有佩服的對象?”時,雷軍表示他佩服的人中排名第一的是柳傳志。并且還提及了柳傳志當年推薦過一本書《基業長青》。

12月對于小米和雷軍來說都是重要的月份。2019年12月16日,正是雷軍50歲生日,巧合的是十年前,雷軍40歲生日之際,創辦小米開始了又一段人生歷程。

根據雷軍描述,在他上大一的時候,就想做一家偉大的公司,之后就有了金山、小米。曾看過一個關于手機品牌話題關注度的動態排行圖,走創立之日起,小米一直居于話題性的前列,可以說小米再一次成就了雷軍,而雷軍讓小米成長的更快。2019年對于雷軍來說至關重要,這一年,小米成功登陸港股,搬進了自己的產業園,子品牌Redmi成為抗衡華為榮耀的存在。

在雷軍50歲生日這天,雷軍微信公眾號發布了名為《雷軍:創辦小米前后我的一些思考》的文章。雷軍稱,小米即將迎來創業第10年,回頭看看,小米的10年之路,一直堅持踐行著這些思考。因此他把這次分享重新增補修訂,作為小米創業前十年思路的一個總結。小米用了大量的模式創新來提高效率,只有這樣,才能使成本大幅度降低。在消費電子行業,從制造成本到零售成本,定倍率基本上是兩到三倍,再加上渠道、零售店利潤,客戶買到東西的價格是制造成本的兩到三倍。

雷軍還認為,因為對互聯網的信仰和推動商業效率革命的理想,小米堅持奮斗了十年。明年小米即將迎來第二個10年的新征程,我們的思考從未間斷,一些已經開始展露,如“手機+AIoT”雙引擎新戰略、5G+AIoT的下一代互聯網的價值內核等,更多的思考還在繼續。

包括向同仁堂學習做產品要真材實料還要有信仰,向海底撈學習口碑源于超預期,向沃爾瑪、Costco學習低毛利、高效率是王道等。

5G時代,發布了目前最便宜的5G手機,打開小米商城網站不難發現,其手機型號相比相比年初減少了不少,為新產品留出了足夠的空間。

有證券機構評判斷小米,其智能手機業務已基本觸底,并有望在5G新機、歐洲市場拓展等帶動下逐步進入改善通道,近期5G手機K30價格下探至1999元起,IOT硬件、互聯網業務中期亦有望維持理想增速,公司整體業績拐點已至。而當前偏低的估值水平亦反映了市場短期過度悲觀預期。維持對公司長周期樂觀態度,維持“買入”評級。

2019年已是國內智能手機市場連續下滑的第三個年頭,而5G似乎成了中國手機市場翻盤的希望。12月16日,IDC中國發布《中國智能手機市場2020十大預測》IDC官方表示,5G或許能成為國內手機市場實現增長的重要契機。但同時IDC也認為,真正驅使市場前行,走出低谷的動力,應當來自于全體行業參與者基于新的技術趨勢所做出的主動的變革和創新,進而在此過程中,創造并激發消費者的需求。

雷軍成了中關村新一代創業典范,去剛剛落成的小米園區“朝圣”似乎也成了創業者們的一件光鮮的事。

這么多年來,不管是媒體還是工商界,談及雷軍或多多少都會想到董明珠,當年那個十億賭局可以入選中國品牌營銷案例。雷董之間更是互相提及,近日,董明珠在出席某節目中時,制造業隨著時代的發展,它要提高效益,會把計算機運用到制造業里面去。董明珠表示:沒有制造業,互聯網(包括小米)只是浮云。制造業隨著時代的發展它要提高它的效益,會把計算機運用到智能裝備以及制造業里來。董明珠直言自己并不知道什么叫互聯網思維但清楚創新是沒有止境的。

董明珠還拿雷軍賣空調手機為例,她認為雷軍現在想賣這個想賣那個的并不是互聯網,而制造業是個歷史悠久的行業,同樣需要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發展。同時董明珠還反問道,如果沒有空調冰箱洗衣機,計算要運用到哪里呢?

董明珠鐵娘子稱號并非虛名,從執掌格力電器進行過多次的變革舉措,每一招都干凈利落絕不拖泥帶水,這和她的一本書《行棋無悔》倒十分貼切。

12月2日,格力集團與珠海明駿的股權交易案塵埃落定。國內資本大鱷高瓴資本旗下的私募合伙基金珠海明駿出資416.12億元從格力集團手中接盤格力電器上市公司15%的股權,成為格力電器的第一大股東。股權結構改變后,格力的經銷商團隊背景的河北京海擔保投資有限公司,持股8.91%位居第二大股東,格力集團以持股3.22%退居第三大股東。

格力電器發布公告稱,此舉是珠海國資委100%控股的格力集團“積極踐行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進一步激發企業活力、優化治理結構,推動格力電器的穩定快速發展”。

顯然,醞釀數月之后,格力“混改”終于落地,以董明珠為首的管理層借合伙人制度的特殊法律地位,通過極其復雜的交易結構設計,實現了對格力電器上市公司股東大會層面的有效控制。有分析認為這意味著,格力未來最大的不確定風險——股東與管理層之間的潛在失和甚至是沖突、內訌——將在這次交易過后被徹底消除。董明珠在格力電器的話語權依然牢不可破,“格力電器現在進行改制,我們想變成一個真正市場化、法制化、制度化的公司,”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曾在公開場合表示,希望通過企業性質的改變,找到更好的公司治理模式。

與其說治理,更準確的說是戰略的堅決實施,格力電器有著深深的董明珠的烙印,這一點在格力的廣告就有著直接的體現,這也很容易理解,對于格力,董明珠幾乎傾注了全部的心血。從當年專業化和多元化的討論到后來格力在多領域的擴充。有評論說董明珠的轉型之路十分坎坷,作為傳統企業的格力電器也面臨著同樣的命運。但是面對競爭的加劇和不確定性,變革似乎是最好的成長方式,少數派報告依然還有說服力。

很多分析機構認為,酒店行業在經過這段時期的底部區間,在2020年將迎來拐點性機會,景氣指數上升,機會在前,卻并非均等,看的是誰更先在混沌中嗅到機會。

12月12日,重出江湖的華住CEO的季琦在上任剛滿月之際,便再次強調了“萬店”計劃。及“三年內華住集團酒店數量達1萬家,并力爭把漢庭開到每一個縣城。”

在2019年華住世界大會上,季琦指出,一方面,華住將進一步下沉到三四線城市,深耕經濟型和國民型酒店,讓漢庭開遍中國的每一個縣城,成為“從農民工、司機、軍人、教授、企業家、公務員都可以住的國民酒店”。同時他還強調將持續加碼中檔酒店,吸引4億中等收入人群,并將旗下全季打造成為全球最大的中檔酒店品牌。

面對本土酒店連鎖品牌和OYO等國際連鎖品牌的競爭,華住作為營業能力較強的酒店集團,其其連鎖化率以及產品升級勢能將起到重要作用,顯然季琦的重新回歸就在于此。

2019年上半年,“一宿”上線,作為配合華住軟品牌加盟體系而推出的低收費共享預訂平臺,為加盟商提供低成本直銷解決方案,華住集團將憑借“軟品牌”+“一宿”,賦能單體酒店。謀求更大市場空間和市場滲透率。

不僅是華住,面對未來可期,眾多酒店企業也在摩拳擦掌,12月17日,飛豬宣布成立菲住酒店聯盟,以聯盟共享會員的方式,打通線上線下流量,結合阿里經濟體生態優勢,形成會員共享、營銷聯動、利潤共贏關系,解決單體酒店品牌影響力弱、缺乏會員體系和自有流量等難題。據其介紹,菲住聯盟的成員酒店將直接獲得三大增收法寶:一是能夠通過共享會員體系打通線下線上流量,獲取更多客源和訂單;二是通過“貢獻-收益”的傭金分配體系,獲得訂單返傭;三是獲得聯盟會員卡銷售收益。未來酒店CEO兼菲住酒店聯盟負責人莊海表示,菲住酒店聯盟的核心是會員流量共享。

借助菲住酒店聯盟,單體酒店在解決酒店流量和增收難題基礎上,還將逐步完成服務、培訓、系統、營銷的一體化,最終形成品牌差異化,使單體酒店通過品牌和營銷雙條腿收獲價值增長。

數據表明,中國酒店存量市場中有近百萬家單體酒店,占比超過85%,可觸達的市場規模接近萬億。不管是菲住酒店聯盟、一宿還是OYO都會不遺余力提升滲透率。

零售前行

12月17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11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8094億元,同比增長8.0%,增速比上月加快0.8個百分點。其中,扣除汽車以外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9.1%。今年1-11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72872億元,同比增長8.0%。

面對消費升級的結構性調整,面對市場壓力的進一步加劇,零售企業將采用什么姿勢進入一個新的十年呢,創新成了必要選項。

無印良品終于要親自下場搞裝修,結合無印良品原來的產品體系,近日,無印良品在其中國官網上發布公告稱,12月21日起,將在中國提供MUJI INFILL家裝服務。“從地面、墻壁、屋頂,到收納、廚房、沙發、床、淋浴、浴缸、衛生間的生活基本場景,MUJI INFILL提供從規劃調整到設計施工的一條龍服務,打造大小正好符合用戶需求的居住空間。”

其實,早在2000年,無印良品就在日本推出了MUJI HOUSE計劃,不僅直接蓋房賣房,還向消費者提供家裝服務。面對新零售的市場需求,在2018年1月,MUJI 在中國的第一家酒店在深圳開業,隨后,又在北京西城區、東京銀座開出了第二、三家店。

進入家裝領域,只不多是無印良品依靠自身產品和品牌優勢主動離消費者再進一步。中國實體零售的競爭殘酷正在增強,如何創新可天馬行空更需腳踏實地。

日前,名創優品宣布要新開一個品牌Wow Color,主打網紅彩妝,2020年1月1日在廣州開出首家彩妝集合店,預計明年一年內開到300家門店,往后還會再翻三番。快速開店也是名創優品的一貫作風。有數據統計,名創優品在6年內,相繼在86個國家開出近4000家門店。

面對彩妝店運營模式,不據公開報道,Wow Color內部已經成立了專門的買手團隊,去各地挑選彩妝品牌,目前已經和130多家品牌達成合作,產品會按照“70%的國貨品牌+30%的國際流行品牌”的配置引入。

據悉,在門店的布局上,將會有500平米和200平米兩種門店,分別為概念店和常規店。其中概念店將先在一二線城市落地,再向下沉市場擴張。門店的SKU會則保持在8000個左右。

彩妝需求高增長,國貨有望靠彩妝突圍。中國的彩妝市場規模增長迅猛,憑借景氣度高的彩妝好賽道,從不同方向突圍的國貨化妝品有望搶占更多的市場份額。消費升級趨勢之下,彩妝這種差異性產品更具活力和可變性。

對于名創優品而言,多年流量積累和品牌價值累積則意味著更高毛利,以及更具市場競爭力的價格優勢。有了毛利空間,就有了爭奪市場的可能性。

街頭作為零售終端爭奪戰一直在上演,城頭變幻大王旗,悄無聲息間。前不久,據媒體報道,大街小巷上廣州人熟悉的“OK便利店”改頭換面成了“蘇寧小店”。蘇寧小店展店快速,對于蘇寧來說無疑是一次豪賭。,蘇寧小店將是蘇寧1小時場景生活圈的重要成員,并成為蘇寧未來一段時間的“重頭戲”。

蘇寧小店總裁鮑俊偉曾透露,蘇寧小店的單店成本在100萬元左右。根據蘇寧2019年半年報顯示,蘇寧小店今年上半年業績繼續虧損。若扣除蘇寧小店經營虧損,及股權轉讓帶來的凈利潤增加,上半年歸屬于蘇寧易購股東的凈利潤約為8億元。為此,2019年6月末,蘇寧小店完成股權轉讓,被剝離出上市公司。

蘇寧小店被剝離出上市公司體系后將獨立發展。12月16日,蘇寧2020年度工作部署會上,張近東的說法也證實了這一猜測。據張近東透露,2020年蘇寧小店、蘇寧零售云將獨立成為子集團。

蘇寧易購先后幾次為蘇寧小店增資,也引得外界猜測一片,蘇寧易購不斷擴張蘇寧小店的發展,不外乎對于實體零售毛細血管般的布局,從而形成線上線下的聯動發展模式,這也是蘇寧智慧零售的惻寫,但是,真正發揮作用,還要看蘇寧的長久堅持和戰略的優化調整,但是,一個毫無疑問的事實就是不管如何唱衰,線下依然充滿著無盡的魅力和想象空間。

便利店行業逐漸呈紅海之勢,但新進者依然眾多。12月18日,三全食品全資子公司河南叁伊便利店連鎖有限公司與世界500強7-ELEVEn便利店簽訂協議,河南叁伊獲得7-11便利店業務在河南省的獨家特許經營權。據透露,河南首家7-11便利店預計將于2020年上半年落地。7-11便利店借助三全食品的地域資源可快速扎根中原市場,而三全食品可通過7-11便利店的鮮食業務板塊,快速布局終端市場,并可推進雙方全國層面鮮食供應鏈的縱深合作,這是個雙贏局面。

面對競爭和市場的壓力,7-11加快了規模化的步伐,在不久前的北京十大商業品牌評選階段,7-11北京公司副總經理朱赤兵表示,今年政府在營商環境方面的改善讓711受益匪淺。原本需要長達6-8個月的審批過程簡化后,縮短至1個月,極大地減輕了企業的壓力。明年將會開出更多高銷的門店,同時,將會更多的針對社區和郊區進行拓展。預計將開出50-70家新店。

當然,便利店行業新進者絕不止三全,前不久,有媒體發現農夫山泉正式開出了便利店門店,農夫山泉芝麻店現身大興機場,分別位于機場停車場的商業區2層、3層。不過門店正在裝修階段。便利店作為最貼近消費者的零售終端,已成為快消品爭相競速的賽道確成為了不爭的事實。制造型零售,物流扁平化,縮短與消費者的距離,更有利于品牌占有率的提升。

關注的提升以及資本的關注和下注讓便利店行業,但是便利店行業并非資本的避風港,也非產業結構調整的避風港,機會是有,但更需要扎根行業的覺悟,廈門見福便利店張力對未來的預期就是“活著”。

作為日本便利店行業的龍頭企業,今年以來,7-11連續曝出多起丑聞,日本7-11便利店又向外界承認,公司長期以來一直拖欠臨時工的加班費。共計約4.9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175萬元。共計約3萬名員工被拖欠工資。顯然,可對這樣的境遇,中國的便利店企業也應提早在運營和管理上做好雙重保障。

面對流量紅利的消失,如何深耕原有市場和流量再造成了各家思考的重點,在這個基礎上,整合與合作成了強強聯合的重要方式,12月24日,中石化易捷首家肯德基加盟門店在大連天元加油站開業。這也是中石化易捷以加盟商的身份與肯德基合作開出的首家門店。有報道,今年3月12日,百勝中國曾在投資者日活動上宣布,中石化易捷以及中石油昆侖好客分別與百勝中國簽訂合作協議,共同開發加油站的餐飲業務。中石油昆侖好客與百勝中國合作的肯德基加盟餐廳已于12月17日開業。

石油系零售體系客戶群體相對準確切增長固定,如何切入也成了很多知名品牌的考慮范圍,實際上中石油、中石化也在思考轉型,9月初,中石化易捷聯合連咖啡發布了全新品牌“易捷咖啡”,宣布推出多款咖啡產品。看中的就是中國市場的咖啡消費能力的崛起。

可以預見,在接下來的很長時間,中國咖啡市場將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在12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駁回了藍瓶咖啡訴國家知識產權局的訴訟。據了解,2000年,藍瓶咖啡在美國奧克蘭開了第一家店,素有“咖啡界的蘋果”之稱,2017年9月,雀巢以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藍瓶咖啡68%的股權。業內人士認為,藍瓶咖啡看好中國咖啡市場,才不斷的申訴希望能分得一杯羹。數據顯示,過去7年,中國咖啡生豆的消耗量年復合增長率達到21.74%,遠超全球2.53%的水平。

資本之下生存之道

對于很多創業者或企業家來講,上市敲鐘代表了一個階段的成功,但是從某種角度來看只是開始,如何在資本加持下依然保持自己節奏和客觀的態度,也是重要考驗。

近期,有報道稱匯源果汁創始人朱新禮其名下41億資產被凍結。媒體報道,天眼查信息顯示,目前,朱新禮的周邊風險高達623條,大部分都是來自匯源果汁旗下公司主體。數據顯示,這些公司共80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17次作為被執行人,數十次陷入借貸糾紛被他人或公司起訴。這對于原本已經負面纏身的匯源果汁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2018年3月,匯源果汁因一筆短期貸款違反港交所相關上市規則而被停牌,如果在2020年1月31日前無法達成復牌條件,公司將面臨退市。

顯然,匯源果汁并沒有找好的方式脫困,反而越來越糟,據悉,2018年4月3日,匯源果汁公告停牌,并延期披露2017年年報。之后,匯源果汁多次延后年報披露時間。今年3月31日,公司再次延后發布2018年年報。目前,匯源果汁的2017年年報、2018年中期報告及年報均未發布。

朱新禮創辦匯源也是中國企業史上不可或缺的一筆,上世紀九十年代,朱新禮辭掉公職,接手了一家負債1000多萬元、3年沒發出工資的縣辦罐頭廠。同年6月,匯源集團前身“山東淄博匯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成立。匯源果汁曾在中國果汁市場一時風光無兩。10年前,匯源果汁曾被可口可樂以近180億港元天價發起收購,最終未果。

曾一度,匯源果汁扛起來民族飲品品牌的大旗,而如今,錯失當年收購良機的匯源果汁卻負債高企,連續6年虧損,結局堪憂。

當然,令人扼腕的遠不止一家上市企業。12月23日消息,輝山乳業上市地位被正式取消。作為東北地區最大的奶牛養殖企業,輝山牛奶基本是東北市場家家必備的乳品之一,其地緣優勢十分明顯,也正是因為良好的市場環境,2013年9月,輝山乳業在港交所正式掛牌上市。輝山乳業官網信息稱,輝山乳業彼時全球發行額達13億美元,躋身全球消費品公司首次發行前十名,上市首日市值近400億港元,成為中國乳業境外上市公司市值三甲。

好景不長,到2017年初,輝山乳業股價“閃崩”牽出巨大債務危機,致使輝山乳業停牌長達兩年多之久。2016年12月16日及17日,做空機構渾水接連發布兩篇報告,質疑輝山乳業存在財務報表虛假、夸大資產價值等問題。2017年3月,輝山乳業因故無法向債券行還本付息的消息不脛而走,隨后其股價暴跌,市值在2017年3月24日蒸發300多億港元,公司緊急停牌。

輝山乳業之所以走到今天如此敗落的境地,與投資決策失誤及對行業與市場變化預判出現嚴重偏差等原因有關。有評論認為,“輝山乳業想走全產業鏈發展模式并無不妥,但當家人楊凱看不到行業存在的危機,在大大超出企業實力的情形下貪圖‘大干、快上和做大’,導致投資過大,出現資金鏈斷層。”

12月24日,光明乳業發布公告稱,該公司以7.51億元的價格在公開司法拍賣中,拍得輝山乳業以及江蘇輝山牧業相關資產。據悉,此次光明拍得輝山乳業的相關資產也是看中華東、華北地區的奶源基地,完善華東、華北地區生產基地布局。

是否還有其他乳業公司出手,留給市場很多懸念,但是并不是每家企業都會有轉機。12月24日,貴人鳥發布公告稱,因無人出價,公司控股股東貴人鳥集團持有的公司300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4.77%)無限售條件流通股股份流拍。

貴人鳥本是國內運動品牌中的頭部品牌,因其快速的市場占有率,2014年1月,貴人鳥登陸上交所上市。彼時媒體的報道中,將之稱為“中國A股體育第一股”,一時風頭無兩。

但自2015年貴人鳥市值突破400億巔峰之時,市值與利潤就一路下滑。2018年,營收和凈利潤雙降,營收28.12億元,首次出現虧損,金額高達6.86億元。

貴人鳥的快速崛起得益于運動皮市場的快速下沉,彼時,耐克、阿迪達斯等國際品牌剛剛在中國一線市場全面鋪開,從而喚醒了中國強大的消費意圖,而對于三四線城市的購買需求,中國品牌有了生存空隙。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重兵布局低線市場,對于高線市場的盲區,貴人鳥并非及時補足,隨著國際品牌產能、渠道的下沉,主要是中國購買力全線提升,貴人鳥原有市場份額被侵占。銷售額和利潤率權限下降。

12月20日,耐克公布截至2019年11月30日的2020財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耐克第二財季營收為103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10%,不計入匯率變動的影響為同比增長13%,超出預期;凈利潤為11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8.47億美元相比增長32%。

中國市場的增長是耐克近幾年快速發展的重要驅動力。財報顯示,大中華區的營收為18.47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15.44億美元相比增長20%,不計入匯率變動的影響為同比增長23%。大中華區不計入所得稅的利潤為6.94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5.61億美元相比增長24%;

由此可見,在品牌力上,中國品牌還需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這一點值得所有的中國品牌謹慎對待和思考。但那時貴人鳥并非沒有了翻盤機會,但是貴人鳥不斷通過資本運作的方式打造“體育生態”的概念,一步步將自己推向了危險的邊緣。

面對國際品牌在市場上的短兵相接,并非所有中國運動品牌都手足無措,其中安踏越來越高光,原因在于其借助資本力量完成了品牌的升級進化,12月11日,安踏體育在投資者交流日上對外公布了亞瑪芬的發展藍圖,安踏體育對亞瑪芬的改造悄然提速。安踏將指引亞瑪芬未來4-5年收入復合增速達10%-15%,亞瑪芬旗下始祖鳥、薩洛蒙和威爾遜品牌將發展成“十億歐元品牌”。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在2009年,安踏以3.32億元的價格收購FILA(斐樂)后,安踏用十年年的時間將斐樂扭虧為盈。此次亞瑪芬試圖采用相同的方式進行改造,最終能否重現斐樂的成功,成為安踏追趕耐克的新支點,前景尚難預料。

自收購亞瑪芬以來,安踏對于追趕競爭對手表現出了相當的自信。安踏方面曾表示:“在正面戰場上,耐克的優勢在中短期很難撼動,而我們收購Amber,則可以在細分市場上,迅速占領高點,形成差異化競爭的新對峙格局。”

顯然,斐樂的成功運營給了安踏成功的經驗也給了資本市場足夠的信心。如何對待中國市場的購買力,市場會給出不一樣的反饋。

近日,都市麗人發布盈警,市值僅剩23.39億港元的公司稅前預虧至少9.80億元,而2018年稅前純利3.78億元。東莞公司在公告中稱,2019年,因為中國經濟和內部需求放緩,集團業務活動面臨逆境,負面影響了面向消費者服裝行業及集團的運營表現,集團過去的模式可以讓集團通過擴張銷售網絡,成為中國貼身衣物行業領導者,然而現已未能對行業在線渠道多樣化、產品品質和產品組合等各方面的結構調整作出迅速反應。都市麗人近年迎來多個策略性投資者,令該公司試圖在公開市場有更多表現和“表演”,導致在主營業務上的低迷,并相信,以目前內衣行業之趨勢和變革,都市麗人可能會正式走向沒落。都市麗人的困境顯示,即使是在互聯網巨頭加持的背景下,零售企業最終亦難以阻擋零售行業的自然規律。

有觀點說,在失去代言人林志玲,啟用年輕一代明星后,都市麗人品牌失去光澤。但是代言人并不能從根本上左右品牌的進程,能夠影響市場的依然是產品本身和管理、服務結構。

近日,全球知名內衣品牌維多利亞的秘密宣布取消今年的維密秀,延續24年的維密秀終成回憶。日前,維密母公司L Brands首席財務官兼副總裁斯圖爾特·伯格爾弗在與媒體舉行的電話會議中確認:今年的維密秀將會被取消。取消的原因是在于,近年來收視率的不斷下降和外界對該活動的強烈反對。

所以,面對市場,一方面強化營銷,一方面有更要重新定位產品結構,二者缺一不可。12月19日,有消息稱,可口可樂將恢復全球首席營銷官(CMO)的職位,由亞太區總裁Manolo Arroyo兼任,任命已于2020年1月1日生效。業內人士認為,這有助于持續推進可口可樂全品類戰略的實施。可口可樂首席執行官詹姆斯·昆西表示,Manolo Arroyo擔任首席營銷官有利于可口可樂更緊密地整合營銷與業務運營。消費者的需求變化得越來越快,如何快速應對和適應至關重要。Manolo Arroyo在運營和營銷方面的雙重領導地位,對可口可樂來說是一種新的結構,這種結構有利于Manolo Arroyo開發在全球市場中可以使用的營銷策略,以便可以支持當地的營銷活動。

電商大浪淘沙

12月23日,大商集團總裁劉思軍在朋友圈公布辭職消息。此消息迅速在零售業內引起關注。據悉,劉思軍于2014年加盟大商集團,擔任集團副總裁以及旗下電商平臺天狗網CEO。在此之前,劉思軍歷任敦煌網聯合創始人、京東集團副總裁、萬達電商(飛凡網)COO,互聯網經驗可謂豐富。

這個事件深層次問題就是自建電商是否有出路,盡管還有不少零售商尚未放棄自營電商平臺,但是較早嘗試過自營電商業務的一批傳統零售商大部分都已經放棄此路轉而依托第三方平臺。

有分析認為,實體零售做線上主要有四大痛點:缺乏人才;物流配送跟不上,體驗不佳;投入產出不成比率,燒錢難以維系;無外援,資本也不看好,內無強力支持,外無資本支持的實體零售做電商可謂舉步維艱。

萬億市值的茅臺在自有電商領域卻沒能如魚得水。12月18日,貴州茅臺發布公告稱,公司參股公司貴州茅臺集團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茅臺電商公司)解散并進行清算注銷,該項決議經公司董事會會議審議通過。作為茅臺集團唯一的官方線上營運商,茅臺電商公司是白酒業內少數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和自建專業技術團隊的企業。主營業務是通過官方線上銷售茅臺集團旗下酒類產品。經營模式有B2B、B2C及O2O等。

茅臺酒不愁賣更不愁流量,按道理茅臺電商GMV應該很耀眼才對,但有分析認為,由于茅臺電商公司的飛天茅臺通常以官方零售指導價銷售,但現實中茅臺酒供不應求,市場價格一路飆升,巨大差價利益下,黃牛黨盯上并狙擊茅臺電商,導致其常常處于無貨狀態,普通消費者想買都買不到。自家電商公司玩不動,茅臺2019年轉向“扶持”第三方電商平臺銷售,天貓和蘇寧兩家電商成為首批茅臺酒電商服務商。

12月9日,號稱在近一年半時間里“中國互聯網企業中增長最快的企業”的社交電商——淘集集正式宣布重組失敗,將尋求破產清算或破產重整。這一消息來得有些猝不及防,對淘集集還抱有希望的商家唯能扼腕嘆息。

但是,電商化依然在深入發展,12月16日,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表示,雙11對網上零售拉動明顯。

12月19日,阿里巴巴組織架構再迎來調整,面向未來,阿里巴巴將集中發力推進全球化、內需、大數據和云計算三大戰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張勇在全員信中披露了多項人事任命。據了解,蔣凡在現有淘寶天貓總裁的職責基礎上,將代表集團分管阿里媽媽事業群,總裁張憶芬(趙敏)向蔣凡匯報。阿里媽媽和淘寶、天貓將合力推進用戶產品和商業產品統一策略下的創新,并且更堅定地建設好阿里媽媽廣告業務中臺,為集團其他業務場景服務。

12月18日,阿里巴巴舉辦了第二屆ONE商業大會,和上次ONE商業大會一樣,討論的依然是同一個問題——阿里巴巴商業操作系統。張勇說“阿里巴巴商業操作系統是一種理念,一種方法論,更是一種能力。”阿里巴巴副總裁靖捷說:“每一個行業如果真的是本著消費者為中心的數字化運營模式來去做出改變的話,每個行業其實都會整合阿里巴巴商業生態的能力,形成分行業的阿里巴巴商業操作系統。”

每一家企業背后都能看到領導者的清晰思路和態度,其決定了企業究竟走向何方,未來將會怎樣,其實在睿智的領導者也未能全部描述清楚,當然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都讓企業上下都能清晰自我價值與責任,如何統領全局,企業走向何方,已經到來的2020年將會給出一個答案。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www.gvcpai.icu)原創作品,作者: 途小萌,責編:邢通。歡迎轉載,轉載請注明原文出處: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嘍,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確。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確定
黑红梅方怎么压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