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小伙除夕春節蹲守工廠三天,為湖北親朋搶寄出上萬個口罩

摘要:我武漢那邊的親戚朋友現在都沒有什么問題,只是都在家里隔離、不再外出。我還記得他們第一次收到我的口罩后,都非常感激,為我點贊,我現在可以說是滿滿正能量。


這個春節,湖北武漢等地陸續發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牽動人心,面對嚴峻的防控形勢,社會各方紛紛行動、馳援武漢。企業、明星捐錢捐物的同時,一些普通人也在盡自己所能支持湖北武漢。

一位無法回老家黃岡過年、生活在安徽安慶的95后小伙戴元,他在得知武漢黃岡等地的親朋好友無法購買到口罩等物資后,找到一些安徽周邊的口罩工廠,從二十九、除夕到初一的三天時間已陸續為疫情區的朋友籌集上萬副口罩。

戴元講述了自己過去三天為疫情區籌集口罩的兩大難點:一方面是口罩貨源稀缺,春節期間工廠并未完全處于生產狀態,而且很多工廠已面臨原材料不足的問題;另一方面,武漢封城后,很多進城的快遞通道都被封鎖了,物流不如平時暢通,部分順豐快遞目前壓在武漢,尚未送達到朋友手中。

“不管工廠有多遠,我都去跑”

我老家是湖北的,后來因為父母的工作原因定居安徽安慶。過去這些年,我們全家一般都是年三十在安慶過年,大年初一就回到老家湖北各地走親戚。

武漢疫情爆發,今年沒法回湖北老家,眼看所有事情的變化自己卻幫不上忙,心理特別著急。我看到新聞消息里疫情區醫療物資特別緊缺,也想盡自己的微薄之力,所以陸續找到了一些安徽周邊的廠家,為家鄉的親戚朋友和醫療機構輸送物資。

我最開始在網上、在高德地圖上搜,看到留有聯系方式的口罩廠家,就打電話詢問,但是因為在過年期間,很多電話打通了也沒有人接。搜集出一些廠商后我統計出了聯系方式和地址,然后就開著車在安徽這邊找。

我那天大概開了一個半小時才終于找到了一家還在開工的工廠,但是大家都在忙,工廠里的人都在加工,一些卡車和私人轎車在門外不斷裝貨。

我問工廠的人有沒有貨,對方以為是我自己要買,告訴我沒有貨,現在擺著的貨物和正在加工的貨物都已經被預定了。

我當時拿不了貨很著急,就去和老板協商,告訴他我是給湖北的親戚朋友買,我們大老遠跑過來一定要給我們拿上一些貨。后來老板給我拿了三千只左右的口罩,這些口罩真的來得特別不容易。

我當時以為所有的快遞公司都已經停運,但搜索之后發現,順豐和郵政還可以寄出。我找到了離家最近的順豐營業點,在年二十九(1月23日)晚上,給武漢的親戚朋友寄了過去。他們告訴我口罩在那邊的醫院、藥店都特別緊缺。越來越多湖北武漢的人通過他們聯系到我。那時候我就在想,接下來不管是什么工廠、有多遠,我都去跑,去找貨源。

通過紅十字會把口罩運入武漢 

后來,我又遇到了新的問題,除了口罩的貨源特別稀少,進入湖北省的物流運輸通道也發生了變化,武漢封城后,很多進城的通道都被封鎖了。我在網上搜把貨物運送進入湖北的方式,也問了湖北的一些親戚,得知有兩條途徑把貨物運送進入武漢,其中一條是通過紅十字會。

我有兩個北京的朋友也想向武漢捐贈一批口罩,他們去問物流,物流的答復都是已經無法寄入武漢當地。剛好我知道通過紅十字會可以輸送進武漢,我就讓朋友去聯系紅十字會,年初一,這些捐贈的口罩被送到了武漢,可能流向了醫療機構和藥店。

武漢的口罩需求量很大,因為不能反復使用,一次性的一次就需要更換,N95這類口罩,在武漢市內人群多的地方,四小時就需要更換。因為口罩外有飛沫、有病菌,在摘口罩的過程中可能受到感染,所以不能使用好幾次。不過武漢之外的地方可以用更長時間。

據我了解,市面上急缺的都是N95口罩,國產的是KN95。我之前對口罩的情況不太了解,以為只有N95的才能預防疾病的感染,所以找的全部是N95口罩。很多普通的醫用口罩都沒買,當時以為不管用。

凌晨三點去工廠,但一只口罩都沒帶回

我們所有的貨物都是晚上去找的,白天所有的時間幾乎都在聯系需要口罩的人、填寫物流單,物流單的填寫非常耗費時間。因為需要給每一個快遞分清楚種類,口罩本身分很多類,還需要確定數量,掃描二維碼,以及跑物流的過程。這導致我白天幾乎沒有時間,只能白天忙完后,回家吃口飯,然后晚上繼續搜索物資,跑工廠。

找工廠的過程很艱辛,天一直在下雨,沒有停過。工廠里大家都在忙,老板開三倍工資留下部分工人,很少有人理你,都說沒有貨、沒有貨。而此時,更多在湖北的人士通過朋友又找了過來問買口罩的事情。基本上每個人都希望拿到200個左右。kn95口罩價格也漲到6元、8元到10元。

年三十,我也在搜索貨源,一直到晚上才去拜訪工廠。那天下著特別大的雨,零散的工廠分布在鄉鎮漆黑的小路上,很多工廠大門緊閉,偶爾有一兩家露出光亮。我很難看清工廠的名牌,只能根據整理好的地址慢慢找。那天晚上,我帶回了數千只口罩。

初一凌晨兩三點我們還去找了廠家,但是一副口罩都沒拿回來,所有的口罩都被預定了。而且工廠原材料有限,口罩的生產無法繼續。

我初二還有一批口罩需要郵寄出去,大概有三五千個,這些口罩都是前幾天找到留下的。物流這塊,我今天也剛得知有一個免費的綠色輸送通道,這是個好消息。有幾個武漢的朋友找我買的口罩,目前貨還沒收到,順豐查詢顯示貨在武漢但無法派送。

我武漢那邊的親戚朋友現在都沒有什么問題,只是都在家里隔離、不再外出。我還記得他們第一次收到我的口罩后,都非常感激,為我點贊,我現在可以說是滿滿正能量。

我今天在繼續搜索一次性口罩,希望最好還能找到KN95的,我想再給湖北那邊的一些村里寄過去。

文 | 馬關夏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www.gvcpai.icu)轉載作品,作者: 馬關夏,責編:邢通。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嘍,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確。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確定
黑红梅方怎么压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