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通俗易懂,不是磚家。

  • 發表文章(399)
新型肺炎下的互聯網“新拐點”

新型肺炎下的互聯網“新拐點”

可以預見的是,當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結束后,人們會再度變得忙碌起來,時間也會回到碎片化的狀態。

知識賽道悖論之年:“娛樂至死”的抗爭

知識賽道悖論之年:“娛樂至死”的抗爭

“知識就是力量”到底仍然是互聯網的核心秩序。信息與非我信息的洗禮中,我們都會是穿越黑暗的孩子。

回望2019:社交江湖的危險游戲

回望2019:社交江湖的危險游戲

當社交賽道重燃戰火,是否會有人在流量、利益的驅動下,用新技術、新理念、新故事重新打開“馬桶后面的世界”呢?

跨境電商拉開“持久戰”序幕

跨境電商拉開“持久戰”序幕

防守反擊,可能會成為跨境電商行業的新常態

1994-2019:中國互聯網流量爭奪史

1994-2019:中國互聯網流量爭奪史

作為中國互聯網基礎流量運營風向標的“百度聯盟峰會”,也將2019年的主題定為“百度聯盟生態合作伙伴大會”,從流量聯盟升級為用戶聯盟。

被90后拋棄的QQ,為什么受到00后的熱捧?

被90后拋棄的QQ,為什么受到00后的熱捧?

QQ的轉型,是面對抖音這樣蠶食年輕用戶時間的APP的對抗,是讓這個已經20歲的應用繼續“年輕下去”方法。

知易行難的多云戰略,K1 Power豎起“四面旗幟”

知易行難的多云戰略,K1 Power豎起“四面旗幟”

IT基礎架構的靈活性、定制化、多樣化,業已成為新IT需求下的必然選擇

工廠電商大搏殺,誰能贏下“權力的游戲”?

工廠電商大搏殺,誰能贏下“權力的游戲”?

中國的電商和工廠都在試錯中不斷成長。

資本跑馬圈地,音樂電商的春天來了?

資本跑馬圈地,音樂電商的春天來了?

消費者版權意識的覺醒,終歸不是一件壞事。

“千箱大戰”結束前夜:3個維度窺見市場格局

“千箱大戰”結束前夜:3個維度窺見市場格局

“千箱大戰”的局面未能持續,卻不意味著三分天下的局面會很快結束。

與高通專利和解,蘋果的5G芯片有戲了?

與高通專利和解,蘋果的5G芯片有戲了?

蘋果和高通的「恩怨」其實由來已久,特別是最近兩年,蘋果與高通就iPhone上的技術授權問題在世界各地的法庭打了幾十場官司。

百度歷史的下一個章節

百度歷史的下一個章節

放眼中國的互聯網,無論是BAT還是TMD,不同的角度去審視,每家公司都一百個市值沖向巔峰的理由,也同樣有一千個衰敗或掉隊的可能。

互聯網買菜的新鮮感在哪?

互聯網買菜的新鮮感在哪?

互聯網買菜并不新鮮,既不是有太多創新性的新物種,也沒有找到社區生鮮之外的價值洼地

收割下沉市場,還是要克制一些

收割下沉市場,還是要克制一些

對于下沉市場,還是要克制一些,切莫讓華麗名袍下爬滿了虱子。

阿里、百度、華為,三大流派“圍攻”智能城市

阿里、百度、華為,三大流派“圍攻”智能城市

在提高城市管理效率、提升城市居民的幸福感的使命中,看點在于能否找到絕佳的著力點。從這一點來說,阿里、百度、華為都已經找到了各自的致勝點,智能城市的三強或已率先鎖定。

也談張小龍和張一鳴:產品經理的時代結束了?

也談張小龍和張一鳴:產品經理的時代結束了?

張小龍和張一鳴是兩個時代的代表。張小龍身上背負著產品經理們的光榮和夢想,張一鳴代表了互聯網的另一種生產形勢,用數據和AI取代人,無關個人情感,也無關善與惡。

美團的底層原則

美團的底層原則

在一場場大考中,王興和美團需要的其實是堅持,切莫為了取悅投資者而打破現有的經濟模型。投資者也應該對美團抱以長遠的信心,領會美團的思考路徑。

趣頭條為何“插足”大健康?

趣頭條為何“插足”大健康?

趣頭條的日活和規模還沒有越過安全紅線,遠不是放松的時候,在健康等垂類內容上的發力,也是為了讓飛輪保持轉速。

張一鳴的商業化狂想曲

張一鳴的商業化狂想曲

崛起于五環外的字節跳動,不僅是一家APP工廠,也在“擴張”和“賺錢”之間尋找平衡點。

電子簽名的2019:投靠巨頭還是獨立做大?

電子簽名的2019:投靠巨頭還是獨立做大?

創業也是一種取舍的過程,可以不計較一時的得失,但千萬不能失去關鍵時刻的優勢。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銷為什么不行了?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10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
黑红梅方怎么压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