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極體

你的困惑,來自于無路貼近未知。我們在技術、學術、世界化的異面,販來極限腦量下的TMT。

  • 發表文章(487)
從數據中臺到AI中臺,企業到底要建什么中臺?

從數據中臺到AI中臺,企業到底要建什么中臺?

企業的中臺建設仍然處在魚龍混雜、參差不齊的發展初期。現在還難以對中臺的價值以及未來潛力進行蓋棺定論的評價

芯片破壁者(十.下):富士山上的絕響

芯片破壁者(十.下):富士山上的絕響

伴隨著日本經濟泡沫的破裂,富士山上閃耀十年的芯片之光,竟然就此成了絕響

芯片破壁者(十.上):風起櫻花之地

芯片破壁者(十.上):風起櫻花之地

在步步為營之下,日本半導體一步步從無到有,呈現出美國從0到1,日本從2到3的奇妙形態

芯片破壁者(九):荷蘭半導體明珠ASML是如何煉成的?

芯片破壁者(九):荷蘭半導體明珠ASML是如何煉成的?

ASML總裁彼得·溫寧克:“如果我們交不出EUV,摩爾定律就會從此停止。”

歐洲花費210億歐元新建大型對撞機,我國要跟進嗎?

歐洲花費210億歐元新建大型對撞機,我國要跟進嗎?

相比于那些花費巨資建設的形象工程,我們是不是該想想辦法建成一座能讓國人驕傲、“外邦來朝”的未來大科學工程呢?

芯片破壁者(八.下):歐洲半導體三巨頭的“守舊”與“拓新”

芯片破壁者(八.下):歐洲半導體三巨頭的“守舊”與“拓新”

當上帝關了這扇門,一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門

芯片破壁者(八.上):歐洲半導體產業的“新生”博弈

芯片破壁者(八.上):歐洲半導體產業的“新生”博弈

對于時間的長河來說,半個世紀不過轉瞬即逝,而對于半導體產業來說,半個世紀里卻已然是歷經風云激蕩,波瀾壯闊。

從實驗室到田埂的天塹 :肯德基3D打印雞肉的現實壁障

從實驗室到田埂的天塹 :肯德基3D打印雞肉的現實壁障

能不能吃到環保雞肉不重要,讓這門技術從實驗室中走入更廣闊的大眾視角反而是當務之急

狂砸209億美元籌碼,ADI能否挑戰德州儀器的“鐵王座”?

狂砸209億美元籌碼,ADI能否挑戰德州儀器的“鐵王座”?

美國在半導體領域的各種作妖,未嘗不是倒逼中國產業長遠競爭力生長的“壓力”。

芯片破壁者(七):繞過經典計算的墻與路

芯片破壁者(七):繞過經典計算的墻與路

要計算,于是有了光

芯片破壁者(六.下):摩爾定律的新世紀變局與無限火力

芯片破壁者(六.下):摩爾定律的新世紀變局與無限火力

摩爾定律不是一個定律,它是一個機遇

芯片破壁者(六.上):摩爾定律的一次次“驚險”續命

芯片破壁者(六.上):摩爾定律的一次次“驚險”續命

制程工藝與經濟性的正式融合,讓摩爾定律與半導體發展節奏,從80年代中期開始,開始變得密不可分

類腦智能,邁向通用人工智能新可能?

類腦智能,邁向通用人工智能新可能?

正在構成發展類腦智能的基礎條件,也是未來通向通用人工智能的有利契機

YouTube里那些時空穿越者,精神病人還是另有隱情?

YouTube里那些時空穿越者,精神病人還是另有隱情?

調戲時間的人,最終也會被時間所拋棄

股價上天但問題頻出的特斯拉,該踩踩“剎車”了

股價上天但問題頻出的特斯拉,該踩踩“剎車”了

現在正處在高歌猛進的特斯拉,是否能夠冷靜下來,心懷敬畏之心,尊重“安全至上”的產業基本邏輯,才可能避免像自己Model3一樣在失速狂奔之后翻車。

芯片破壁者(三):光刻技術的“鬼斧”之變

芯片破壁者(三):光刻技術的“鬼斧”之變

令人欣喜的一方面是,我國對光刻機技術的自主化有了真正的意識和推動,我國的光刻機產業正在實現技術突破

能發明會創造的AI,能否擁有專利權?

能發明會創造的AI,能否擁有專利權?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已經就“AI專利權”開始調研,希望對現行專利制度和AI的發明專利之間的沖突提出改進意見。我們只希望這些討論未來真的有一些實質性進展。

價格離譜的配件,與蘋果搖搖欲墜的奢侈品人設

價格離譜的配件,與蘋果搖搖欲墜的奢侈品人設

,iPhone都有塑料版了,庫克為什么還沒有放棄“奢侈品”人設呢?

燒光84億后停擺,拜騰為何沒有跨過量產門檻?

燒光84億后停擺,拜騰為何沒有跨過量產門檻?

至于準備“停擺”半年的拜騰,是被傳統車企收購,重獲新生;還是進行內部改革,像博郡一樣進行技術變現,賣身還債,一切還都難以預料

芯片破壁者(二):半導體“硅”鋪就的文明階梯

芯片破壁者(二):半導體“硅”鋪就的文明階梯

在人類歷史長河中,像硅這樣“點石成金”的奇跡并不多見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銷為什么不行了?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10月

發表了文章

爭熱點、玩互懟,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么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懟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
黑红梅方怎么压能赢 嘉兴期货配资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200 山东群英会顺三遗漏 山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极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浙江6+1体彩中奖规则 靠谱小额投资理财项目 广西快三每天多少期 淘宝理财平台 黑马股票推荐网站 广西快三网投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及奖金 股票融资杠杆优秀杨方配资平台 公司一般怎么发行股票 上证指数分析图 秒速快三开奖结果